有畫微博有畫微博 收藏我們 會員登錄 注冊 購買積分
瀏覽路徑:首頁 > 藝術資訊 > 藝術百科 > 油畫倒牛奶的女仆和戴紅帽的女孩反應維米爾的作品風格

油畫倒牛奶的女仆和戴紅帽的女孩反應維米爾的作品風格

分享到:

維米爾(Vermeer Jan Delft)的風俗畫有兩大類型,一種是對單個人物生活細節的刻畫,另一種是對社交場面的描繪。在維米爾所有表現單個形象的作品中,油畫《倒牛奶的女仆》也許最廣為人知,也最受人們的喜愛。維米爾以簡潔、有力的藝術手法,毫無掩飾地傳達出一種深醇、質樸的荷蘭氣息。在19世紀,《倒牛奶的女仆》贏得了人們的贊譽,梵高等藝術家都曾在字里行間對此畫褒揚不已,但他們還不是最早意識到這幅作品價值的人。

油畫:倒牛奶的女仆,畫家:維米爾

油畫:倒牛奶的女仆,畫家:維米爾

1696年,在一次包括維米爾作品在內的交易會上,《倒牛奶的女仆》以175弗洛林(florin)售出,價位僅次于以200弗洛林成交的《德爾芙風景》(The View of Delft)。1719年,當它再次售出時,一則評語這樣寫道:“著名作品:《倒牛奶的女仆》,作者:維米爾,藝術技巧精湛”。

像這樣構圖簡潔的風俗畫在荷蘭繪畫史上似乎并無先例,維米爾的風俗畫已經完全失去了幽默的圖解的殘余痕跡,實際上是有人物的靜物畫。盡管胡格(Pieter de Hooch,1624-1684年,荷蘭風俗畫家,倫勃朗的追隨者,作品有《母親的職責》等)等人曾對室內生活場景作過某些描繪,但他們卻并不能像《倒牛奶的女仆》中那樣準確地捕捉到人物的本質。女仆身后的一堵白墻是這件作品具有簡潔之美的主要原因。和胡格等有意避開這種單調背景的畫家不一樣,維米爾充分利用這面空無一物的墻身,使它和人物的外輪廓之間形成了一個強有力的對比,突出了畫面主體燦爛的色彩。

X光射線檢測結果告訴我們,在女仆頭部上方,維米爾曾畫過什么東西——也許是一張地圖,但維米爾最后還是參考了《讀信的藍衣女子》一畫中的形式,用一面白墻來對主體形象進行襯托,光禿禿的墻面上粗糙的紋理,也許是這類肖像畫的最佳背景。

在維米爾表現上層社會私人生活或社交場面的作品中,人物形象大多衣著華美、飾物精妙,室內器具光潔、雅致,生活環境奢華、富麗,但《倒牛奶的女仆》卻如實描寫了一個社會下層女仆的生活場面。與此相應,維米爾在此采取了一種與表現上流社會完全不同的技巧。維米爾的筆觸充滿了活力,大膽而又鋪張,那些色彩——黃、藍、綠、白、紅富有力感而又質樸無華。這些區別告訴我們,畫家永遠在面臨著不同的藝術問題,而他的藝術風格既有系統性,也會隨著描繪對象的變化而變化。

維米爾創作的油畫《戴紅帽的女孩》是一幅給人以美感的作品。畫中姑娘略啟朱唇,一雙充滿希冀的眼睛向畫面外張望著。她身披一襲華美的藍色長袍.頭戴大紅的寬檐氈帽,在她的臉上是一組神秘而變化微妙的淡綠及玫瑰紅、桔紅色調?!洞骷t帽的女孩》以其獨具的秀美風格在維米爾的作品中一枝獨秀,然而,《戴紅帽的女孩》又讓維米爾遇到了不同的藝術問題。

油畫:帶紅帽的女孩,畫家:維米爾

油畫:戴紅帽的女孩,畫家:維米爾

《戴紅帽的女孩》和維米爾的其他作品的不同點是,它是畫在木板上的。木板堅硬、光滑的表面并不能像亞麻布那樣充分發揮吸油性能,因而這件作品的表面顯得很光,他的筆觸也似乎比那些布上繪畫作品更為流暢。通過《戴紅帽的女孩》,我們可以充分領略維米爾精彩的用色技巧。在帽檐底部,維米爾用冷紫色在大紅色的帽子和藍袍子之間作了一個過渡,在臉上的投影部分——前額、雙眼、右頰——用一層淡綠色(紅色的補色)作了統一,然后維米爾用桔紅色潤飾了姑娘的雙頰,作為帽子上紅色的反光。姑娘眼中的高光是一點淡淡的綠松石色(青綠色),嘴唇上則是粉紅色的高光。在處理衣袍時,維米爾把它放在了一個暖棕色的背景之中,因此,在畫衣袍上的高光時,他點了幾筆明亮的淡黃色。位于《戴紅帽的女孩》畫面最下方的是椅子上的兩個獅頭形飾件,它們在這樣的背景中顯得金光閃閃。

維米爾的《戴紅帽的女孩》就像是透過照相機暗箱(Camera obscura,發明于16世紀,它由一個暗箱和一組鏡片組成,能夠像一架現代照相機那樣在一個平面上復現藝術家將要描繪的對象的所有細節。)中的硬玻璃看到的效果,他的其他作品都沒有像這件作品那樣描繪了如此分散的高光??死嗽赋鼍S米爾的畫“不僅展示了荷蘭光線,而且展示了笛卡爾所謂的‘精神的光線’(The natural light ofmind)”。“我們記得維米爾完全不同于抽象的現代繪畫的特點——他對光線的熱情,在這點上他和同時代的哲學和科學的聯系更加密切。從但丁到歌德,所有對文明作出闡述的偉人都曾為光線所困擾過。但是在1 7世紀,光線正經歷著一個關鍵的階段。透鏡的發明(使人們對光線的認識)進入了新的領域并使光線具有了新的力量;望遠鏡(發明于荷蘭,后經,伽利略發展)在空間上開拓了新世界:顯微鏡使荷蘭科學家列文胡克(Van Leeuwenhoek)在一滴水中發現了新世界……斯賓諾莎不僅是最偉大的荷蘭哲學家,而且是歐洲最佳的透鏡制造者。憑借這些儀器,哲學家們致力于對自然中的光線本身作出全新的詮解。笛卡爾研究折射,惠更斯提出光的波動理論——這二者都發生在荷蘭”。“有些人認為維米爾使用了照相中的暗箱那種儀器,讓一個影像投射到一塊白板上。而我則想像他使用透鏡,將他的所見精確地畫了下來。”

幾年前,西摩(Charles Seymour)制作了一幅實驗性的照片,通過暗箱,他幾乎一絲不差地復制了維米爾的這件作品。

© 2011-2020 youhuaa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17066209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2021606
客服郵箱:[email protected]    POWER BY TQ STUDIO    DESIGN BY IMAGINE
体彩山西11选5走势图